欢迎访问富豪配资  www.pz567.com  |  财富热线: 400-6877-898  |  客服QQ: 997188888

聚焦华晨破产重整:回忆悲情祁玉民

发布时间:2020/11/21 23:10:00

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这一切恐怕不是祁玉民能够想到的,更不是他想看到。

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据新华视点报道称,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当天稍早前,有媒体爆出华晨破产的消息,引爆舆论。据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彼时大众理解存在偏差,公众以为华晨集团面临破产清算。事实上,只是此前破产重整申请得到了法院批复。

根据法律规定,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包括受理并认定债权人债权申报,编制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等。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这一切冥冥之中早有预兆,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2019年,时任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到点卸任,他前后执掌华晨的十余年间,很多当下的遭遇,当时已有伏笔。

2019年4月1日,华晨集团会议室内,由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赵建华宣布省委任命:阎秉哲任华晨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一年前,时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华晨集团)董事长祁玉民在陕西延安用乡音吟诵时,不知他是否知晓,之后的华晨集团会如此境地。

两位“仕而优则商”的华晨掌舵人,分别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十三年来,祁玉民作为救火队长四处奔波,把华晨从一个亏损烂摊子推举为年销售额2000亿元的辽宁状元企业,也留着了无数争议。

阎秉哲则需要继往开来,面临汽车业的百年巨变,承接华晨集团作为国企改革先行者的角色,一往向前。“哪里不适应就改哪里,哪里有短板就补哪里”这是华晨汽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阎秉哲的表态。如今看来,阎秉哲也无力回天。

对于改革者而言,是非功过都只能交予后人评说。

上任离任皆匆匆

“万万没有想到!”一位接近沈阳政商当地的匿名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这样感慨人事调整。就在此前不久,他还听祁玉民宣讲华晨的蓝图。况且,早在一年多前,内部消息曾传祁玉民将在任上续聘一届。

祁玉民的华晨之旅有些来去匆匆。

2005年12月底的一天,时任大连常务副市长祁玉民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次日前往省委组织部报道。次日清晨,在搭乘火车北上期间,他给家人发了一条短信:“我在风雪交加中,怀着难以名状的复杂的心情,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去从事陌生的工作。”

“很突然、很悲壮、无知加无奈”。这是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拿到调令时旋即上任华晨的感觉。

彼时,华晨集团仍在仰融事件的余震当中,前几任领导者走马灯般的表现,让企业士气低迷。

祁玉民接手时,华晨汽车公司财务累计亏损近80亿元。

上任后,他表现出了果断的一面。一方面,他用寥寥数天从银行换取7个亿的贷款;另一方面,也极力清理仰融带来的余震,不但多次对外表示,自己并不了解仰融,还敲掉了昔日仰融在公司内梳理的“风水石”。

你能在华晨干多久?2006年华晨中国股东大会上,面对媒体的疑惑。祁玉民曾如此坚定地回答:“第一个23年在陕西,第二个23年在大连,第三个23年就在华晨了。”

一晃十三年过去了,祁玉民践行了自己的诺言。祁玉民将在今年10月,年满60岁,到达退休年龄。

“我不喜欢特殊,坚持到点退休,这是我希望的结果。”4月1日,祁玉民在接受《汽车人》采访时表示,要支持干部队伍年轻化,50后的自己一定要退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任命中并未提及祁玉民的归宿。上述匿名人士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透露,祁玉民将调任辽宁省管某国资企业担任董事。对此,华晨集团并未给予确认。

三件有争议的业绩

回忆祁玉民掌舵华晨的过往,绕不开三件事儿,他们足够耀眼,但也让祁玉民颇受争议。

其一,打响降价发令枪,华晨扭亏为盈。

祁玉民上任伊始,华晨汽车发动突袭。

华晨率先宣布产品价格下调,祁玉民将在售的中华尊驰售价最高下调4万元;促使原定当年九月上市新车型骏捷,提前到2月下线,定价为10万元以下。祁玉民将其称为“不合理定价后的价格回归”,此举搅动了整个中国车市。据《英才》杂志报道,当时祁玉民做这一决策,仅用了十分钟。

猛药立竿见影。尊驰轿车一度脱销,2006年,该华晨旗下汽车销量逾20万辆,同比增长71.4%,其中尊驰和骏捷销售5.8万辆,同比增长545%,华晨一举成为汽车销售增长冠军。祁玉民也荣获2006年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提名奖;2007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不过,此举也有争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降价收获了市场,但也拉低了品牌形象,以后再度塑造将颇具难度。

其二,发展自主,起大早赶晚集。

有观点认为,华晨依托合资企业躺赚,乐不思蜀忽略了自主品牌发展。事实上,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祁玉民很早就提出要重视发展自主,只不过,在他眼中完全做正向开发,无异于重新造个轮子。他认为,自主车企没必要事必躬亲。技术是成熟且开放的,重要的提高整合、集成能力,实现继承创新。他梦想中的产品,底盘是保时捷调校,造型、内外饰用意大利的;发动机和宝马合作。三大资源一整合,自然出好车。

祁玉民提出过“大飞机”战略,以中华金杯为机身,华晨宝马及专用车业务为机翼,借助机翼的盈利,推升反哺机身发展。

基于这一理念,祁玉民觉得大师在家门口,就没必要舍近求远。

2011年,宝马应华晨邀请,拉出了一个团队做支持;次年,华晨从宝马受众引入了N20发动机;2015年,华晨引入宝马三款王子发动机;在此基础上,还在业内首创了首席质量官制度,聘请在宝马工作了37年的高尔曼,专职给华晨打造产品质量体系。

在这背后也有着难以言说的困难。为了能够得到宝马的支持,祁玉民在率队3次谈合作未果后,曾怒斥称,若宝马不管,华晨将另寻丰田。随后,双方开启了支持进程。

贾新光看来,购买、吸收、引进,让华晨错过了发展自主品牌的良机,当其他车企采用独立设计正向研发之时,华晨过于倚重宝马集团,引入的技术没有良好消化。其产品总是瞅准细分市场,大打性价比,但难以建构一套长效稳定的可持续机制。

全国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华晨自主品牌所面临的挫折,背后映射的还是自主品牌整个行业的分化问题,华晨仍能保持相对活力,已然实属不易。此外,华晨也遭遇了一些客观因素,比如在青科市场上华晨所采用的技术就面临着适配性的难题;而引进了美国、日本技术的友商则搭上了发展的顺风车。

华晨的品质管控已经取得成效,2018年11月11日,一份由汽车之家发布的2018中国汽车质量排行榜揭晓,华晨中华品牌成为中国汽车品牌质量排行榜第一名。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公布了C-NCAP 2018年度碰撞测试成绩。中华V7一举拿下五星高分,而在十几年前,中华本欲向德国出口的15万辆汽车,就因为德国的碰撞测试仅得一星而梦碎,华晨借此一雪前耻。

去年为华晨提供的纯利润达到62.44亿元,如果扣除宝马的利润贡献,华晨中国实则净亏损4.24亿元。好在相对于去年净亏损8.62亿元,情况有所好转。

其三,首吃股比开放的螃蟹

宝马股比调整一事,则让祁玉民深陷舆论风暴。甚至有观点直指其卖主求荣。

2018年10月,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股比合作关系,前者以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5%。

艾睿铂投资咨询董事、大中华区汽车业务负责人许谦曾对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分析称,单以市盈率来看,宝马相当于提前预支了10年左右的利润分成。在国内车市调整期的定点,华晨集团拿钱抽身不失为明智之举。

彼时,祁玉民对《财经》记者表示,他也是经过学习后,才清楚此举的意义。当2022年放开合资股比限制成为既定战略后,各家合资车企都各怀心思,与其在纠结、困惑中蹉跎,不如主动放开,让宝马把新工厂和产品导入国内,将世界一流的产品和服务引入中国。

一语成谶。虽然距离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仍有3年解禁期,但此举吹动了无数合资车企是心弦。近来,业内多次传出合资车企中,强势的外资方有意重塑游戏规则的消息;大众集团董事长迪斯与上汽集团隔空喊话,戴姆勒则传出成立团队重洽北汽奔驰股比。

该事件备受争议。当日华晨中国(01114.HK)股价应声下跌逾三成。市场忧虑,华晨宝马是公司最为重要的利润奶牛,伴随话语权的变化,未来利润分成现状并不明朗。

这本就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80个日日夜夜,把我一生的判都谈完了”。这是祁玉民在做客央视《对话》栏目时,留下了如上感慨。

祁玉民透露,宝马谈判的前提条件就是股比75%,股比免谈。在此背景下,他们协商了两条协定。一方面,让合资企业把蛋糕做大,最起码要翻一番,否则股比放开就没意义了;另一方面,双方股东要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也就是说,虽然华晨集团占华晨宝马股比降低,但25%的收益会比现阶段的50%更大。

此外还有宝马对华晨的支持。双方在当天还签署了一份有关未来合作与支持的备忘录:宝马集团将继续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营销、售后等领域向华晨集团提供特定支持。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极力争取,谋求最大收益,成为华晨谈判的核心重点。根据此前表述宝马将在中国投产iX3车型,并实现全球出口。基于华晨宝马的生产质量以及劳动力成本、基础设施完善程度等方面的优质性价比,祁玉民还是谈下了一个不错的结果。

在《汽车人》的报道中,祁玉民回望自己的过往,感慨称“过往清零,爱很随意。”我永远希望华晨好。

新任舵手的任务单

作为省管国资企业,华晨集团迎来了新的掌门人,现任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

这不免让人想起,同样“仕而优则商”的祁玉民。不同的是,梳理阎秉哲的履历发现,毕业后的他,在短暂的高中教师生涯后即进入沈阳市的公务员体系,在区建委、市政府办公厅、城建局、城管局、市辖区、国土资源局、国资委等部门先后调任,并于2017年成为沈阳市市长。在这其中,2012年至2015年间,其主政沈阳市铁西区,而这里也正是华晨宝马的工厂基地所在。

对于工业生产,阎秉哲也有自己的思考。根据查询得知,他在东北大学文法学院科学与技术哲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哲学博士学位时,其发表过两篇论文,分别为《论中国制造业技能人才的培养》以及《国外机械制造业发展的政策支持体系研究》。

不同于彼时的救火队长祁玉民,阎秉哲接手的华晨集团是另一幅光景。

用8亿元注册资金的华晨集团,2018年销售收入突破2000亿元,实现利税超过350亿元,成为辽宁省唯一年销售收入过2000亿元企业集团。

他所接手的华晨集团,面临的是与众不同的挑战。

从宏观背景来看,中国汽车市场暂别高增长,合资品牌率先打响降价发令枪。如何找准新市场,推出合适的产品,保证企业运转并带来足够收益,这本身就是一大难题。更不用提,汽车产业迎来百年来最大的变化,围绕数字化、新能源化、自动驾驶、共享化四大产业方向,汽车公司开始跨界迎战。华晨必须找寻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跟上形势,谋求在未来的竞争中夺取一席之地。

从中观来看,华晨集团已经不单纯是一家辽宁省国资委旗下的汽车生产集团。其更被赋予了一系列重要的探索意义,这背后事关东北产业振兴、国资改革等。

在2019年1月发布的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华晨被点将七次。其中就有两次直接涉及到华晨宝马的运营现状,包括沈阳华晨宝马X3项目竣工投产,华晨宝马沈阳新工厂项目开工建设。

在这背后,华晨宝马已经连续12年保持沈阳市纳税状元,成为了沈阳市首个产值超千亿元的企业。背后更拉动着从沈阳到辽宁数以百计的配套企业,及以万计的劳动岗位。

根据此前,华晨中国披露消息显示,华晨宝马未来产能将达百万辆,在产业扩张阶段,在市政府、国土局、发改委等多个主管部门历练的阎秉哲将有发挥自身眼界、脉络,充分整合资源的能力。

政府工作报告还要求华晨雷诺轻型商用车项目进展顺利。

据悉,自2017年年底达成合作协议后,华晨与雷诺合作颇有进展。双方拟推出两款车型,推车企业新标识;涂装车间改造升级项目已经开工。双方拟同时发力中国商用车、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三大市场及最终成为中国甚至世界轻型商用车领导者。

同时,华晨集团的国企改革进程或将提速。

《沈阳日报》报道称,在2018年,作为辽宁省唯一一个“综合改革试点单位”、“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和国家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企业,华晨推进了22个专项改革,各个改革直抵企业发展的根本、企业发展的基础。

上述政府工作报告直言,要求加快国资国企改革,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和公平竞争原则,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推进华晨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

2018年12月,祁玉民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原有国企体制已严重制约集团发展活力,作为辽宁省“综合改革试点单位”以及两家“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之一,华晨集团的首要任务是要抓住改革机遇,全面改进公司治理结构,向转型升级要活力。

辽宁省国资委主任李伟在《经济参考报》专访时透露,省政府已经通过了《华晨集团、交投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方案》,提出改组的原则、方向和基本目标,要求企业建立“小总部、大产业”的管控模式,构建“资本层—资产层—生产经营层”三级管控体系,省国资委将15项出资人权利事项全部或部分授予试点企业。目前按照“一企一策”原则,进企业依法自主开展国有资本运作。

不过,华晨集团仍然面临需要重塑自主品牌价值的挑战。

从财报来看,华晨宝马仍是重要的输血者。去年其为华晨提供的纯利润达到62.44亿元,如果扣除宝马的利润贡献,华晨中国实则净亏损4.24亿元。好在相对于去年净亏损8.62亿元,情况有所好转。

在一位业内观察人士看来,弱势成就了华晨,但终究又回归了弱势。他认为,华晨需要有战略判断,比如基于手中到账钱款和富裕的产能,既可以寻找优质合资伙伴;也可以产能代工,做技术和产品输出。但一切到了看起来无法挽回的地步。

2020年11月1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组案件信息网上线了一则消息,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华晨汽车集团)重整,案件编号(2020)辽01破申27号,前者是一家汽车冲压模具研产商。

16日晚间,华晨汽车集团发布公告,确认华晨汽车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华晨汽车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汽车本部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邦炜律师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重组往往涉及债权人、法院、破产管理人、债务人、重组投资人等多个主体,彼此利益诉求不一,所以协调很有难度。很多重组成功的案例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比如和银团沟通给予企业帮助度过困难周期,政府有更强的协调能力,也掌控更多信息。实践证明,政府的适当介入包括司法实务中的“府院联动”机制等对于缩短工作周期、决策链条以及减少非理性行为的发生有重要意义,能够推动重组的顺利进行及至完成。同时,还可以给予制度和资金支持。

徐邦炜律师补充道,成功的重组需要多个纬度的支持,包括政府的大力协调、高效率有经验的专业顾问团队、合适的重组主体和重组牵头人,例如有应对能力及适当资源的资产管理公司。

当天,申华控股发布公告称,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华晨集团能否重整成功尚存在不确定性,重整方案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作为肩负辽宁省国企改革重要试点的华晨汽车集团,正在探索混改的深水区;加上庞大上下游产业链,华晨汽车集团牵连着大量配套企业的兴衰;对于债权人来说,华晨汽车集团能否给出一份让彼此接受的重整方案,则需要时间给予答案。

注:本文改编 弱势华晨里的强势祁玉民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

400-6877-898

交易日:08:30 - 20: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0:00 - 20:00

Copyright © 2016-2019 富豪配资|绵阳龙翔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粤ICP备19118561号(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